????洛孤寒回到书房,推开屋门。

????深冬才至,等待开春了,他才会离开,这中间还有一段漫长的时光,也是难得的闲暇。

????门扉打开。

????屋内很暗,带着一股阴寒。

????洛孤寒的面色却显得有些错愕,他整个人都似乎被冻僵了。

????因为他看到了一袭灰金长袍。

????洛孤寒压住心底的恐惧,他自认为实力超凡,但却未曾发现这么一个人存在于屋舍内,而这样的人要是想杀他,并不会有太多难度。

????洛孤寒并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依然走进了书房。

????然后,他看到了一张阎罗天子的面具。

????在这样的人面前,洛孤寒脸上儒雅的笑容已经消失了。

????没有人能在真正的地下君王面前维持从容。

????洛孤寒忍不住率先打破这平静道:“我们现在见面,是不是早了点”

????他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落了下风。

????因为,他忍受不了此时的平静。

????阎罗天子道:“百姓是无辜的。”

????他说了一句自己该说的话,心气顺畅。

????洛孤寒道:“我杀的是暴民,他们刺杀逍遥侯,刺杀皇后,不该杀吗”

????阎罗天子沉静了下来。

????他的安静有一种奇特的压迫感,好似在安静之中,死亡在飞速的走来。

????因为他身上的光环太浓了。

????书房里再度安静,死一般的静谧。

????洛孤寒身子抖了抖,忍不住又率先开口道:“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,倒是你为什么非要站在注定败亡的一边卿本佳人”

????忽然,他又停止了话语,因为他察觉阎罗天子身上的杀气浓烈的可怕。

????而洛孤寒没有一成把握能活下来。

????他珍惜自己的生命,所以没敢把这句居高临下的话给说完。

????阎罗天子道:“开春之后,你不是已经约了战场吗”

????洛孤寒眯起了眼,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阴司的领袖坦诚自己和逍遥侯的关系,虽然他早已确定了。

????即便确定了,他还是忍不住问:“皇后姐弟值得你这样的人物去追随吗”

????他实在不敢相信。

????“因为皇后漂亮还是”

????洛孤寒实在想不到其他任何词了。

????他甚至觉得对阎罗天子说权势,都有些侮辱了这位强者。

????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皇后的美貌了。

????阎罗天子淡淡道:“逍遥侯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,他表面上纨绔风流,但实则却是暗符天道,早在道痴之前,我就察觉他是个天生仙人的苗子

????圣会,难道不是站在仙人这一边的么

????既然如此,为何一定要与逍遥侯为敌”

????洛孤寒沉默下来:“我知道,逍遥侯他很不错,这些天我和他相处,他表面惫懒,说话随性,但真的很不错,可以说将道法自然做到极致了。

????甚至之前被你所杀的烛龙,对他也是颇有好评。

????烛龙说逍遥侯宅心仁厚,心地善良,在他落魄是唯一对他施加援手的人。

????所以,我并不讨厌他,也不想对他出手,只想着他有朝一日顿悟了,远离这是非之地,去道门修仙。

????这样的一个人不该被牵扯进改朝换代的事情里。”

????阎罗天子:

????洛孤寒忽然问:“假如我们不对付逍遥侯,你会否不再与我们为敌”

????“你若不对付他们姐弟俩,我们阴司自然与你们圣会无关。”

????“皇后注定会随着这个时代一起腐朽,她是逃不了的。”

????洛孤寒才说完,就觉得心脏好似被揪住了

????一股庞大的杀气将他锁定了。

????那位似乎不开心了。

????只是,他依然咬着牙,在这位地下世界君王面前颤声说:“你杀了我并没有用处,不过将战场从明处转向彻底的暗处。

????阎罗,我问你,你是要守护这大周吗”

????戴着阎罗天子面具的夏极摇了摇头。

????“那你们阴司与我圣会并没有实质性冲突,我听属下说了,前几日,你们的牛头先是拦截了我麾下的追猎,然后魔僧地藏又和我麾下五千狼骑交手了一次。

????我承认,你们阴司很可怕,一个个都是真正的怪物。

????但我们圣会也并不弱,事实上,我们铺展地极广,所以应对你们的只是圣会的一小部分力量。”

????“做个交易吧,相柳。”

????洛孤寒愣了下。

????他露出了奇异的微笑。

????对于“相柳”这个词,他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就好像没听到这个词一样。

????“什么交易”

????“不可对皇后姐弟出手,那我们阴司也不会干涉你们。”

ag国际厅|官方网站 ????“皇后已经成了一方势力,在博弈之中,我们怎可能不与她的势力敌对不过,我可以答应你,在恰当的时机,我们会让她活着离开,当然,如果她中途自己退出了,我们也不会进行任何追杀。”

????洛孤寒已经给出了最大的让步。

????换做之前,他也许还抱着寻到阴司强者,然后以军魂巨人一击必杀,但前几日魔僧地藏一个人就轰退了一支军队,这让他再次把已经评价很高的阴司再提了一个层次。

????神话境界的道门强者马面。

????能够诛杀烛龙的地下世界君王阎罗天子。

????一人独战一军的地藏。

????还有天生霸体的牛头。

????如此种种

????何况阴司核心有十八席,阴司外围强者无数。

????所以,才有了这谈判。

????所以,哪怕圣会吃了许多暗亏,甚至烛龙都身陨了,谈判还是能进行下去。

????只有对等的实力,才有资格坐在同一张桌前。

????这是一场心有灵犀的谈判。

????及时止损,否则,无论圣会还是阴司,都会被拖入无止境、却毫无价值的纷争漩涡里去。

????这并非是谁怕谁的问题,而是完全不值得。

????阴司要保逍遥侯姐弟。

????圣会要覆灭大周。

????两者本质上并不冲突,只不过在之前某个时候,产生了交错,如今是把这交错拨正的时候了。

????洛孤寒露出了苦笑。

????谁能想象前几日他听到魔僧地藏一人轰退一支军队时候,他有多么震惊

????阴司太牛逼了,每一个都是怪物,真要打下去,一定是伤筋断骨。

????所以,他看到阎罗来谈判,反倒是真正的舒了口气,因为这场谈判完全符合圣会的期待。

????不过假如他知道阴司这些恐怖的怪物都是同一人,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。

????阎罗天子似乎在思索,片刻后才淡淡道:

????“就两点,其一,绝不可以对皇后姐弟出手,也停止对两人的一切行动。”

????“没问题。”

????“其二,不要干涉逍遥侯的生活。”

????洛孤寒露出微笑,坦诚道:“不,他现在已经是逍遥王了,因为赵骨其实是我的人。”

????“其三,涉及神兵争夺,你我两大势力,还是各凭本事吧。”

????洛孤寒思索了一会儿,补充道:“点到为止。”

????“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