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在大隋王朝的辽东是一个多民族多部落聚阜的地区,以燕山为界燕山以北分布着契丹、奚、暂、室韦、棘鞠、高句丽等等部落和国度,他们皆向大隋臣服,接受隋王朝册封。

????但隋王朝在燕山以北也有州郡,那就是营州郡和燕郡,控制着今天的辽东走廊,自从开皇十八年,隋文帝杨坚派兵攻打高句丽失利后,辽东地区便一直保持着平静,汉胡各部落和平相处,各不相犯。

????可数年的平静却在七月下旬的一个夜晚被打破。

????在营州以北靠近契丹的边境有一个村落集安屯,一条小河在屯西流过,屯里住着一百余户人家,大多是从内地来的军人家眷,在村落附近开垦了数千顷土地,因为是军户,他扪可以得到免税的待遇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一百余户人家,六百余口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,偶然,一些契丹牧人会渡过小河,用牛羊牲畜和汉人们换取一点粮食,汉人扪也是多给少取,尽量和契丹人保持着友好与和睦。

????夜晚,炎热的处暑天气使集安屯人难以入睡,婴儿因燥热而啼哭,今年的处暑异常闷热,住在村落最西面是一户姓刘的人家,刘老汉是河间郡人,三年前迁到集安屯,开垦了八十亩地,他的两个儿子都在营州从军,他和妻子带着两个儿媳和三个孙子住在一座占地一亩地的院子里。

????夜晚,东院落不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小儿媳抱着孩子在窗前来回拍哄,苗条的身影被灯光映照在窗户的油瓦上,那是刘老汉最小的孙子,去年十一月才刚出生。

????“我说当家,这天热得反常啊往年这时候夜里已经很凉了,可今年怎么还热得慌。”

????刘老汉的妻子一脸担忧,“听人说天气反常是兵灾之相,我很担心”

????“别胡说八道”

????刘老汉极不高兴地打断了妻子的话,“睡不着就去哄哄孙子。”

????刘老汉的妻子嘴里嘟哼着开门出去了,可当她一开门,刘老汉便听见风中传来一种奇异的声音,隐隐像天边擦响的闷雷,声音越来越近,连桌子都抖了起来。

????“别是野猪群进村了吧,他暗暗思忖,他记得刚迁来时,曾经有一天晚上几百头野猪冲进村子,当时就是这种感受,不过远没有这么激烈。

????他立刻起身向院门而去,他有点担心院门没关好,可他刚走到院门前,院门轰动被撞开,一片火光扑进院子,照得他眼睛都睁不开,可当他看清外面的情形,他顿时惊呆了,只见外面数百名骑兵手执火把和长刀,目光比强盗还要凶狠,他看到了一个个光秃秃的头顶,这是髦发的契丹人。

????“是契丹人”

????刘老汉恐惧得大喊一声,转身便逃,数名契丹骑兵冲进了他的院子,一名骑兵挥刀如电,一刀劈飞刘老汉的人头。

????大群契丹骑兵冲进他的家,开始了杀戮和抢掠,刘老汉妻子和两个儿媳被按翻在地,几名契丹人疯狂地撕剥她扪的衣服,三个孙子被杀死,最小的孙子被挑在矛尖

????不仅是刘老汉家,整个集安屯都陷入了契丹人疯狂的屠杀和抢掠之中,到处是一片熊熊烈火,老人和孩子被杀戮,妇女被奸淫,财产被抢夺,房屋被烧毁。

????这场发生在大业之初的契丹人袭击事件,不知其起因,或许是一群契丹酋长酒后的打赌,或许是对汉人财富长久的窥视,但这次事变越演愈烈,上万契丹骑兵开始攻打营州县。

????营州县城头,数千隋军紧张地望着远方,远处黄尘滚滚,尘土飞扬,上干名衣衫破烂的妇孺被契丹骑兵驱赶着向城池跌跌撞撞而来,哭喊声震天,稍慢一步便被契丹骑兵一刀劈死,每个契丹骑兵马颈下都挂满了人头

????为了激隋军出城作战,契丹骑兵兽性大发,当着城上隋军的面开始奸淫这些妇女,杀戮孩子。

????城头上,妇孺的惨象令隋军士兵双目尽赤,他们大吼着要出战,但营州郡太守韦起云却心里明白,这是契丹人在激他们出战,营州守军只有几干人,不会是契丹人对手,如果被契丹骑兵攻进营州城,那藏身在城内的数万难民将全部被屠戮。

????他大喝一声,“谁也不准出战,违令者斩”

????韦起云回头向南方望去,心中充满了担忧,三天前他已经派人进京向圣上求救,不知什么时候圣上才能派来救兵

????辽东路途遥远,当营州郡的求援信送到洛阳,已经是八月上旬,太子杨昭去世了近半个月,杨广已从悲痛中渐渐恢复,谥长子杨昭为元德太子,命hou葬于邓山皇陵。

????御书房里,杨广正在批阅从营州送来的奏折,这其实是第二本奏折了,第一本奏折三天前送来,他已下令营州总管崔弘升出兵救援营州,而这一本奏折里,营州郡太守韦起云说契丹人已经退兵,并派人来表达歉意,已经严惩了犯事酋长云云。

????杨广冷笑了一声,毁了数十个村庄,杀了上万大隋子民,就一句道歉便可以宗事吗契丹人若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,他们就不会有教训丨。

????杨广背着手在御书房里慢慢踱步,很久以来,他便有一个想法,要让突厥骑兵成为他手中的刀,替他收拾那些那触犯天颜的小族,比如铁勒、契丹、高句丽之类。

????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已存在了很久,却一直没有机会去实现,而这次契丹犯境,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

????杨广打定了主意,他必须要派一个得力的大将去替他完成这件事,一个既能带兵打仗,又能震慑突厥之将。

????这时,宦官在门口禀报,“陛下,杨元庆到了。”

????杨广点点头,“宣他进来”

????片刻,杨元庆快步走进御书房,躬身施礼,“臣杨元庆参见陛下”

????杨广微微笑道:“元庆,听说你订婚了,恭喜你”

????“多谢陛下臣一个人生活”心无依靠,是感觉有点孤单了。“

????“嗯裴家不错,你的选择很明智,能选士族为妻,而没有选关陇贵族,你没有辜负塔上之言,朕可是还记得。”

????杨广不想多提塔上之事,话锋一转,又问:“你想回五原郡吗”

????“回禀陛下,臣确实有点想回去了。”

????本来杨元庆是要跟杨广南巡,但因太子去世,杨广取消了南巡计划,杨元庆留在京城无所事事,这两天他也正准备向杨广提出北归五原。

????“回五原郡之前,替朕做一件事吧”

????“臣不敢,请陛下吩咐。”

????杨广取过韦起云的两本奏折,递给他,“你自己先看看。”

????一名宦官将奏折呈给杨元庆,杨广又命给杨元庆取一张坐榻,赐他坐下。

????杨元庆细细看完奏折,他这才明白杨广的意恩,竟是让他去对付契丹人,他一时有些不解,如果是打西突厥,让他去没有问题,可是攻打契丹,离五原郡是如此遥远,让幽州总管去,岂不是更合适一点

????杨广看出他的疑惑,便笑道:“这一次朕想让突厥人来打契丹,但主将必须是隋将,朕思来想去,只有你最为合适。”

????杨元庆这才明白杨广的恩路,是想让染干出兵,他立刻站起身躬身道:“臣愿为陛下分忧”

????“很好”

????杨广点点头,取出一支麒麟金箭递给杨元庆,冷冷道:“这是当年染干给我大隋调兵金箭,凭此箭可任意调突厥军队,朕把它给你,朕只有一个要求,要让契丹人为他们的恶行追悔莫及”

????“臣遵旨”

????杨元庆接过麒麟金箭,“臣不会让陛下失望,臣告退”

????“去吧尽快出发。”

????杨元庆正要退下去之时,杨广却忽然想起一事,又叫住了他,“元庆,上次你收到了两封箭信,警告你红锈茶庄将被袭,朕事后追问齐王,他承认袭击红锈茶庄之人是他所派,但他并没有给你什么箭信,那两封信并不是他给你,朕相信他的话。”

????杨元庆愣住了,一共只有三方,如果不是齐王射给他的箭信,难道是宇文述,揭发他自己走私生铁根本不可能,那又会是谁

????突来的变故使杨元一下子变得糊涂了,难道还是第四方不成

????杨广本来是有点怀疑是杨元庆自己所写,但看他疑惑的眼神,他便知道不是杨元庆所写,故意来骗自己,杨广笑了笑,“这件事过去了,就不要再想它,替朕把辽东之事办好,这次若立下大功,朕会有hou赏。

????回到布衣客栈”却见绿茶背对着他,站在门口向远处张望。

????“绿茶,你在看什么、,杨元庆奇怪地问道。

????“啊没没看什么。”

????绿茶吓了一大跳,慌慌张张转身便走。

????“这个小丫头,有点奇怪啊”

????杨元庆笑了笑,快步回了屋,他打开一口楠木箱,在里面翻找东西,绿茶端一杯茶进来,见杨元庆把所有的东西都取出来,她有点好奇地问:“公子,你在找什么”

????“一个红色的油布袋,你看见了吗”

????“好像在箱子最底下。”

????一句话提醒了杨元庆,他又继续翻找,终于找到了油布袋,他从里面摸出了上次的两封箭信,将两封箭信打开。

????“细查铁行百锻铁铺当有大获

????“今晚宇文述将夜袭红锈茶庄,百锻铁铺实为宇文家向突厥私卖生铁之地

????就是这两封信,杨广说不是齐王所射,那会是谁他又仔仔细细辨别笔迹,尽管笔迹写得很苍劲,但杨元庆忽然有一种感觉,这笔迹似乎是女人所写。

????未完待续